焦點議題

迎接挑戰:香港勞動人口與社會老化

日期: 2019-02-25

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陳章明教授

迎接挑戰:香港勞動人口與社會老化
香港的老齡化社會為僱主帶來不同挑戰和機遇。

政府預計,2064年超過三分之一(36%)的人口將是65歲或以上,比2014年的15%有明顯增長。除此以外,香港人的年齡中位數由2014年不到44歲,到2034年將會增至50歲。

隨著人們的壽命越來越長,他們更能保持健康與活力,以及強大的社交和專業網絡。很多人過了傳統退休年齡仍希望能繼續工作,然而他們往往於不同工作機會中,面對歧視和其他與年齡有關的障礙。

這對僱主來說是壞消息。隨著勞動人口變得越來越少 — 未來半個世紀將縮減約50萬人,企業需充分利用可用的人才。事實上,我們不能不任用這些經驗豐富和有技術的勞動力資源。

香港職場上的歧視

為了更深入地了解這個議題,包括對僱主和僱員的影響,我們於2016年初發佈了「職場年齡歧視的探索性研究」。這項研究涉及400位就業人員的電話問卷調查問以及與相關的持分者的深入訪問,包括中小企的僱主和僱員。

調查證實,絕大多數香港的員工希望在退休年齡過後繼續工作。超過四分之三想在退休後在同等或更高的位置被重新僱用,如以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或兼職的聘用形式工作。接受調查的就業人口中,超過60%人士不同意應有法定退休年齡。

然而,調查結果顯示年齡歧視在工作上非常常見。據調查,35%就業人口在過去(2011-2016年期間)都經歷過某種形式的職場年齡歧視。超過三分之一認為這個問題在香港屬「嚴重」或「非常嚴重」。

報告指出成熟員工尤其是50歲或以上的,特別容易受到年齡歧視。幾乎有四分之一人士表示,他們因年齡而被剝奪了晉升機會。其他常見歧視形式包括收取較低工資和在公司縮減人手時被針對。

這些情況的起因部份是由於普遍對年長員工的負面印象。超過半數的就業受訪者認為僱主會擔心年長員工是否生產力較低(54%)或會否與年輕員工發生衝突(52%)。每10個50歲或以上的受訪員工中,有超過1名員工指他們曾被同事嘲笑或拒絕。

睿智精英職場管理(Age-Smart Workplace Management)

2015年平機會半年刊(EOC Journal)刊登有關年齡歧視和管理睿智精英後,我們採訪了香港浸會大學人力資源策略及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趙其琨教授。

趙教授指出:「僱用和留得住年長員工的機構,多受惠於較低員工流失率及較高生產力。他們更可在計劃管理繼承者、加強機構經驗傳承以及增加知識中獲益。

「睿智精英職場管理」始於創造長者友善的就業政策,以使工作條件和晉升機會的標準變得清晰一致。另一個重要的一步是實行彈性退休政策及家庭友善措施,包括實行彈性工作安排,同時仍可配合公司的商業需要。而事實上,這同樣使所有年齡層的員工都得益。

在實踐層面,利於年長員工的工作環境可以通過簡單改進通道、注意人體工學或提供輔助設施解決。不時檢視工作流程,必要時加以修改。

建立職場文化同樣重要。所有員工應該理解經驗和年齡的價值。建立連續、跨代技能及發展培訓和教育計劃,包括不同年齡層之間的雙向指導,可以幫助改善雙方的態度,同時促進知識的互補。

最後,通過監察不同公司的措施的功效,並適時更新計劃,以對應和了解不同環境變化來得非常重要。這可應用於公司根據就業和勞工標準而公佈的「永續性報告」(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 GRI)或(現為強制性)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的「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 ESG)的要求。

 

支持政府參與及介入

政府可以通過多種方式支持長者友善的工作措施。例如政府部門可創建兼職崗位或職位共享。這可作為試驗計劃,並作為其他行業對年長員工提供再就業機會的模範。

不同國家均有立法保障年長員工。在澳洲,2004Age Discrimination Act就禁止不同疇的年齡歧視,包括就業,教育,住宿及商品和服務的供應。新加坡的Retirement and Re-employment Act要求僱主為達到62歲正式退休年齡後的僱員提供再就業機會。

我們的研究顯示香港對類似法例的立法具強烈支持:70%橫跨所有年齡層和教育水平的受訪者中,認同更廣泛的法律保障是必要的。

政府亦可通過與商界和相關監管機構合作,確保現有的做法不會無意中歧視或窒礙了高齡員工重新成為勞動力的一份子。

例如,潛在年齡歧視的因素之一,是保險公司收取高齡員工(即60歲或65歲)的保費比退休年齡以下員工的3至4倍。政府可以與保險業合作以解決這些困難。

反照上述所及的ESG報告,政府和工會可以發揮監測職場歧視的角色,並通過定期調查和研究,監察企業做法的變化。


踏出第一步

鑑於目前人口變化及其對香港社會的影響,職場上對年齡的態度亦需轉變。當未能有效發揮深具知識和豐富經驗的年長同事,將是大家的損失。

我們必須移除年齡相關的就業障礙,特別是對年長員工的。今時今日,年長員工仍面臨成見和歧視,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

是時候來解決職場的年齡歧視,我們必須採取措施,創造一個包容年齡的社會。更重要的是,給予成熟人才和年長員工應得的肯定。

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商界展關懷」計劃或「永續營商」的意見。